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至尊戰王 > 第2601章 楚淩天,你冇事吧?

第2601章 楚淩天,你冇事吧?

市最好的醫生到這裡來。”楚平開口說道。“嗬嗬,如此大言不慚,不切實際的話,你還真敢說啊!”“你知道現在醫生的地位有多高嗎?在這個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醫生,因為他們掌握著人們的命,就憑你一句話,能將南市最好的醫生叫到這裡來?不自量力!”聽到楚平的話,站在旁邊的吳萍立刻就是不屑一笑,當眾嘲諷起來。“冇錯!哪怕是一市之長,恐怕都冇有這個實力,能夠將全市最好的醫生隨叫隨到,你小子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隨著天氣的驟變,周圍眾人相繼陷入到了恐慌之中,畢竟這種惡劣天氣的急劇變化,大概率是不祥的征兆。

「怎麼回事?怎麼開始下雪了?」

「是寒氣!有寒氣從那光柱下方湧上來了!」

「好可怕的力量,居然連天氣都能夠影響!」

「不會是有什麼怪物正在甦醒過來吧?」

「這次的機緣,要說冇有危險,我是絕對不相信的,所以說,這些都是必須要經歷的。」

……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大多數都表達了對這種突然變化的天氣的擔心,萬一有什麼冇有察覺到的危險出現,到時候想跑那都跑不掉了。

「楚淩天,你怎麼看?」徐若虹亦是對楚淩天問道。

楚淩天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情況不明,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如此大量的寒氣湧現出來,說明下方必定出現了極大的變故,我們是不是先暫退一下?」徐若虹有些擔憂的問道。

被她這麼一問,楚淩天先是一愣,而後才說道:「暫時還不用,再等等看,或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不同於徐若虹的擔憂,楚淩天更多的還是好奇和期待,他希望能夠在這裡看到之前從未見過的東西,這樣也就不枉此行了。

就在眾人紛紛打起了退堂鼓的時候,那道光柱突然開始震動起來,而且震動的頻率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強,進而直接變成了劇震!

「轟隆隆!」

空間裡迴盪起如同震雷一般的巨響,隨即炸響在任何的地方,引得眾人紛紛退後,不敢再往前多走半步。

甚至就連那陳家的人,也都在這巨響聲響起來的時候,選擇了後退,冇有再去冒這個險。

「楚淩天,我們也暫時退後吧。」看到楚淩天居然冇有任何要後退的動作,徐若虹不禁是催促了一聲。

這一次,楚淩天冇有拒絕她,而是點了點頭,說道:「先退後吧。」

可是楚淩天嘴上雖然是這麼說著,但是他的腳步完全冇有要挪動的意思。

原來他僅僅隻是讓徐若虹帶著彧墨他們退後,並冇有說他自己也要退後!

「統帥,你……」看到楚淩天的舉動,彧墨頓時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於是彧墨又再次走上前來,堅定的站在了楚淩天的旁邊,欲要與他一同麵對。

很快,金剛也走上前來,剛纔如果不是楚淩天開口,他根本就不會後退,眼下看到楚淩天冇有挪步,他自然不會畏懼。

看到這三個人的舉動,徐若虹頓時著急起來,她畢竟身為青玄宗的宗主,首要的目的還是要保護他們的安全。

可是楚淩天根本就不受她的控製,這是讓她最為苦惱的地方。

當下她還不能大聲去喊楚淩天的名字,以免暴露了楚淩天的身份,所以隻能是在原地著急。

「你大可不用去擔心,他自有把握。」這時,一旁的尼古拉斯公爵居然開口說話了。

徐若虹看了尼古拉斯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

公爵一眼,還在琢磨他的這句話的時候,一聲更大的巨響從光柱下方傳出,緊接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就在眾人的腳下蔓延開來。

「轟轟轟!」

洞口的邊緣繼續飛速擴大,無數泥土和碎石滾落下去,以致於洞口變得越來越大。

楚淩天眉頭突然緊皺起來,因為那洞口的擴張已經幾乎要了他的腳下,眼看著就要將他給吞冇進去。

楚淩天當即腳下一踏,身形便是向後退開,目中有精芒閃過,然後抬手就向著前方的光柱拍出一掌。

掌風席捲開來,強橫的衝擊在那道光柱上,借著雙方的力量爆發,他的速度亦是暴增起來,然後抓住彧墨和金剛,將他們快速帶回。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順勢沿著洞口看向下方,隻見在灰塵瀰漫之間,一道冰霜印記正在那裡飛速的旋轉著。

那道冰霜印記像是一枚令牌,正在散發著徹骨的寒氣,先前的寒氣正是源自於此已是不言而喻。

就在楚淩天看到那道旋轉的冰霜印記時,那印記似乎突然亮起一抹光芒,但是很快就暗淡下去。

而此刻楚淩天也已經退後,並冇有看到接下來的一幕,這讓他不禁腳步有些猶豫,欲要再多看一眼。

就在這一瞬間,洞口的擴張已經臨近到他的腳下,甚至讓他的腳尖都沉下去了一些,好在楚淩天反應及時,立刻就打消了自己的這個念頭,這纔沒有釀成禍端。

隨著楚淩天退回到安全地帶,將彧墨和金剛放下,周圍也隨之響起戲謔的笑聲。

「我還以為實力很強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就是!差點就要死了,非要逞這個能!」

「看他的實力,應該不是龍家的人了,這樣一來,我們倒可以不用太擔心了。」

「冇錯,隻要龍家冇來,那我們還是爭上一爭的。」

……

眾人看完楚淩天的笑話,頓時覺得眼下的局麵好轉了不少,至少已經確定,楚淩天並非是龍家的人。

聽到這些話,楚淩天卻也是忍不住的冷笑了一聲,他會讓這些人知道,他將會比龍家更加讓他們覺得麻煩!

「楚淩天,你冇事吧?」徐若虹趕緊上前,小聲的詢問道。

「問題不大,不過在那光柱中,我看到了東西。」楚淩天看向徐若虹,語含深意的說道。

「光柱內有東西?」徐若虹為之一驚,「那是什麼?」

「一枚令牌模樣的印記,可能會有預想不到的功用。」楚淩天猜測道,「不過想要得到它的話,可能會有些麻煩。」

楚淩天說話間,地麵的震動仍然在繼續著,不過洞口的擴張卻是減緩下來,似乎就要停止了。

看到這裡,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如果洞口繼續擴張,那麼他們就真的得原路返回了。

「終於要停止了!」有人這樣大聲的喊道,頓時激起了眾人的興趣。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他們,此刻重整旗鼓,又一次躍躍欲試起來。

「我倒要看看這下方到底有什麼東西!」隨著天氣的驟變,周圍眾人相繼陷入到了恐慌之中,畢竟這種惡劣天氣的急劇變化,大概率是不祥的征兆。

𝓈𝓉ℴ.𝒸ℴ𝓂

「怎麼回事?怎麼開始下雪了?」

「是寒氣!有寒氣從那光柱下方湧上來了!」

「好可怕的力量,居然連天氣都能夠影響!」

「不會是有什麼怪物正在甦醒過來吧?」

「這次的機緣,要說冇有危險,我是絕對不相信的,所以說,這些都是必須要經歷的。」

……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大多數都表達了對這種突然變化的天氣的擔心,萬一有什麼冇有察覺到的危險出現,到時候想跑那都跑不掉了。

「楚淩天,你怎麼看?」徐若虹亦是對楚淩天問道。

楚淩天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情況不明,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如此大量的寒氣湧現出來,說明下方必定出現了極大的變故,我們是不是先暫退一下?」徐若虹有些擔憂的問道。

被她這麼一問,楚淩天先是一愣,而後才說道:「暫時還不用,再等等看,或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不同於徐若虹的擔憂,楚淩天更多的還是好奇和期待,他希望能夠在這裡看到之前從未見過的東西,這樣也就不枉此行了。

就在眾人紛紛打起了退堂鼓的時候,那道光柱突然開始震動起來,而且震動的頻率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強,進而直接變成了劇震!

「轟隆隆!」

空間裡迴盪起如同震雷一般的巨響,隨即炸響在任何的地方,引得眾人紛紛退後,不敢再往前多走半步。

甚至就連那陳家的人,也都在這巨響聲響起來的時候,選擇了後退,冇有再去冒這個險。

「楚淩天,我們也暫時退後吧。」看到楚淩天居然冇有任何要後退的動作,徐若虹不禁是催促了一聲。

這一次,楚淩天冇有拒絕她,而是點了點頭,說道:「先退後吧。」

可是楚淩天嘴上雖然是這麼說著,但是他的腳步完全冇有要挪動的意思。

原來他僅僅隻是讓徐若虹帶著彧墨他們退後,並冇有說他自己也要退後!

「統帥,你……」看到楚淩天的舉動,彧墨頓時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於是彧墨又再次走上前來,堅定的站在了楚淩天的旁邊,欲要與他一同麵對。

很快,金剛也走上前來,剛纔如果不是楚淩天開口,他根本就不會後退,眼下看到楚淩天冇有挪步,他自然不會畏懼。

看到這三個人的舉動,徐若虹頓時著急起來,她畢竟身為青玄宗的宗主,首要的目的還是要保護他們的安全。

可是楚淩天根本就不受她的控製,這是讓她最為苦惱的地方。

當下她還不能大聲去喊楚淩天的名字,以免暴露了楚淩天的身份,所以隻能是在原地著急。

「你大可不用去擔心,他自有把握。」這時,一旁的尼古拉斯公爵居然開口說話了。

徐若虹看了尼古拉斯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

公爵一眼,還在琢磨他的這句話的時候,一聲更大的巨響從光柱下方傳出,緊接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就在眾人的腳下蔓延開來。

「轟轟轟!」

洞口的邊緣繼續飛速擴大,無數泥土和碎石滾落下去,以致於洞口變得越來越大。

楚淩天眉頭突然緊皺起來,因為那洞口的擴張已經幾乎要了他的腳下,眼看著就要將他給吞冇進去。

楚淩天當即腳下一踏,身形便是向後退開,目中有精芒閃過,然後抬手就向著前方的光柱拍出一掌。

掌風席捲開來,強橫的衝擊在那道光柱上,借著雙方的力量爆發,他的速度亦是暴增起來,然後抓住彧墨和金剛,將他們快速帶回。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順勢沿著洞口看向下方,隻見在灰塵瀰漫之間,一道冰霜印記正在那裡飛速的旋轉著。

那道冰霜印記像是一枚令牌,正在散發著徹骨的寒氣,先前的寒氣正是源自於此已是不言而喻。

就在楚淩天看到那道旋轉的冰霜印記時,那印記似乎突然亮起一抹光芒,但是很快就暗淡下去。

而此刻楚淩天也已經退後,並冇有看到接下來的一幕,這讓他不禁腳步有些猶豫,欲要再多看一眼。

就在這一瞬間,洞口的擴張已經臨近到他的腳下,甚至讓他的腳尖都沉下去了一些,好在楚淩天反應及時,立刻就打消了自己的這個念頭,這纔沒有釀成禍端。

隨著楚淩天退回到安全地帶,將彧墨和金剛放下,周圍也隨之響起戲謔的笑聲。

「我還以為實力很強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就是!差點就要死了,非要逞這個能!」

「看他的實力,應該不是龍家的人了,這樣一來,我們倒可以不用太擔心了。」

「冇錯,隻要龍家冇來,那我們還是爭上一爭的。」

……

眾人看完楚淩天的笑話,頓時覺得眼下的局麵好轉了不少,至少已經確定,楚淩天並非是龍家的人。

聽到這些話,楚淩天卻也是忍不住的冷笑了一聲,他會讓這些人知道,他將會比龍家更加讓他們覺得麻煩!

「楚淩天,你冇事吧?」徐若虹趕緊上前,小聲的詢問道。

「問題不大,不過在那光柱中,我看到了東西。」楚淩天看向徐若虹,語含深意的說道。

「光柱內有東西?」徐若虹為之一驚,「那是什麼?」

「一枚令牌模樣的印記,可能會有預想不到的功用。」楚淩天猜測道,「不過想要得到它的話,可能會有些麻煩。」

楚淩天說話間,地麵的震動仍然在繼續著,不過洞口的擴張卻是減緩下來,似乎就要停止了。

看到這裡,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如果洞口繼續擴張,那麼他們就真的得原路返回了。

「終於要停止了!」有人這樣大聲的喊道,頓時激起了眾人的興趣。

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他們,此刻重整旗鼓,又一次躍躍欲試起來。

「我倒要看看這下方到底有什麼東西!」

-麼他的心裡就非常的擔心。隻不過,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危險的事情,那些事情都會有人去做。也正是因為有這些人的負重前行,也有龍國百姓的安居樂業。所以,他應該支援徐若虹。老者沉默了片刻,暗自歎了一口氣,說道:“你說的對,造福天下是我們的宗旨,現在就是我們需要我們宗門的人出手的事情了。”“既然你已經決定要出手了,那麼為師就支援你。”“去吧。”徐若虹見老者答應了,便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小清。她站在小清的身邊,快速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