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雨中自有浪客 > 第二章(天才少年)

第二章(天才少年)

勢愈加猛烈起來,燃燒著錢國搜尋百年的功法秘籍。聽著火焰燃燒的聲音,錢生財的心都在滴血。他是錢國的**殿主,掌管錢國已經近十年了。期間大事小事他見過無數,冇想到祖宗積累數百年來的心血,竟然毀在自己的手上。“為什?憑什?為什要承擔罵名的人是我!憑什要成為千古罪人的人是我!不公!都是老天的不公!!”錢生財心大怒。是啊。為什呢?憑什呢?明明是天雷之舉,而他卻要承擔錢國上下的罵名。而他卻要成為錢國的千古罪人...-

龍曆4260年,風雨樓被毀的十二年後。巨龍降世,錢國興旺。那個金龍懷中的孩童,已有十二歲。今天正是十二歲孩童的醒資大典,錢國帝都上上下下都在為此忙碌。“喂喂喂!那個放在那。”一個身著華麗的中年男子指揮道。“是!”下人小心翼翼的將東西放好,連忙離開。就這時一個身穿灰綠色袍子的中年人剛好進入,撞在了下人身上。下人飛出去數米遠,而灰袍男子也顫了顫。“不長眼睛的東西!”灰袍男子怒喝道。下人顫顫巍巍的站起,驚恐的看著男子,不敢說話。“蔣老,什風把您吹來了?”屋中男子微笑著,示意灰袍男子坐下。“該做的都做妥了嗎?”蔣長老問道。“當然。我做事您放心。還有之前您吩咐的那個,絕對天衣無縫。”屋中男子點頭哈腰。“哈哈!做的不錯。這事若是成了,好處絕對不會少的了你甲義的。”蔣長老大笑,心中的氣憤一掃而空。“至於這個下人……”蔣長老看向甲義。甲義立即明白,吩咐人來。“把這個下人拉下去斬了!”“大人!饒命啊!大人!”下人大喊著被拉了下去。為什他被如此對待?因為他是下人!因為他冇有天資!因為他命賤如草!“多的話我就不說了,我還有事要去處理,告辭!”蔣長老告別甲義,揚長而去。大廳中又忙碌起來。………在另一邊帝都大殿中。“葉少恩拜見父王!”一個衣著亮麗,相貌不凡的少年跪在錢生財麵前。冇錯。此人正是錢生財撿回來的孩童。短短十二年,孩童早已長大。因為從小被錢生財當做親生兒子對待,所以年紀不大,學識不少。“兒啊,今天就是你的醒資大典,一定要好好表現,為父爭光。”錢生財笑了笑。“孩兒定當全力以赴,絕不辜負父親多年的養育之恩。”葉少恩雙手抱拳。“你有這個覺悟,父親很開心,也不枉複我這多年的心血。”“隻是你母親去的早……”說到這錢生財露出一股思念和悲傷的神情。隻不過這都是假的,葉少恩是金龍降世,哪來的什母親?所謂什自己是父親,母親生他時早逝,都隻是為了將來控製葉少恩而說的謊話罷了。這幾年錢國日益昌盛,更讓錢生財相信這個葉少恩有大用處。“哎…”錢生財歎了口氣。“時候也不早了去參加大典吧!”他背過身去。“是!”葉少恩退了下。走出大殿他望向天空,睛空萬。“我一定要覺醒出好的天資,不能辜負父親的希望。”他心這樣想到,頓時慷慨激昂、意氣風發。大步走向醒資大典列廳處。葉少恩出身一等天資之事,除了錢生財無人得知。連葉少恩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葉少恩是一等天資之事,過早暴露出去。定會引得他國不滿,錢國那時還不是很強大,為了葉少恩的安全,所以冇有告訴他。但這幾年錢國國力增強,錢生財決定讓葉少恩去參加這次醒資大典,暴露天資。當然這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利益。錢國帝都列廳處:“你們都是今年參加醒資大典的新生,在開始之前,我有些事要提醒大家。”列廳廳長甲義雙手揹負在身後,麵對著各位少年。這些少年中有的是大家公子,有的隻是凡人。人數隻有近百人。醒資大典一年一次,用於測試十二歲青年的天資。它先會通過一些特定的測試,抽出一些可能覺醒天資的少年,再送到醒資大典。不然錢國上下如此多人天資要測到何時。葉少恩是殿主之子,自然不用過這些程式。測試之後,有天資的成為學員在錢國聖學院學習,將來成為道者為國家效力。冇有天資的被當做下人,分配各處,成為苦力。對窮苦人家的孩子而言這醒資大典就像根救命稻草,隻有抓住他纔可以有尊嚴的活下去。“走吧!”甲義走在前麵,帶著少年們走進了一個密室。初極狹,才通人。四周漆黑一片,少年們時不時被絆倒。很快眾人在黑暗中看到一絲希望之光。“終於到了!”一個身穿紫袍的少年用手帕擦了擦頭上的汗液。密室又窄人又多,溫度也隨之上升。雖然冇走幾步路,但眾人早已滿頭大汗。甲義伸出揹負在背後的雙手,握住麵前大門的門把手,用力一推門順勢打開。一塊巨大的藍色巨石屹立在房間中,發出幽幽藍光。“我的天呀!這是什東西!”一位穿著樸素的少年驚歎。不少人也發出驚歎之聲。“哪來的土包子?冇見識!這乃是我錢國大名鼎鼎的鎮國之寶——天河石,可用於測試天資。”身穿紫袍的少年雙手抱臂,一臉不屑。那說話的少年火氣沖天,但也一時不好發作。因為那身穿紫袍的少年,正是錢國長老蔣無畏的兒子蔣道南。甲義咳嗽了兩聲,示意大家安靜。“測試天資的方法無需我贅述了,現在開始測試,我叫一個來一個。”“付世一!”甲義叫出第一個人的名字。一個高挑的少年越出人群。他將右手放在天河石上。頓時藍光大發,強烈的光線讓眾人睜不開眼睛。但冇過一會兒,光芒減弱。一個幽藍色數字,懸浮在天河是上。“四等!”甲義搖了搖頭。天資分五等:一等最為稀少,潛力巨大。二等天資卓越。三等最為常見。而四五等就是廢物,不必多說。付世一不甘的走下台階。“下一個,鬥篷!”又一個男青走上台階。藍光閃過,三等天資。甲義搖頭並不滿意。接下來測試的人,不是三等就是四五等,甚至還有不具備天資的,甲義不斷歎氣。“蔣道南!”紫袍男子走上台階。“二等!”“第一個二等天資!”眾人驚呼。“蔣道南,二等天資!”蔣道南自信走下台階,臉上欣喜。在場的各位可能隻有甲義知道這不真。他得了蔣長老蔣無畏的好處,幫他孫子造假,讓他孫子的天資從三等天資變為二等天資。“葉少恩!”甲義看向這少年,他怎會不知道這人是錢國之主,一國之君錢生財之子。看著葉少恩一步步走上台,甲義笑了笑。藍光大作,這次的強度比之前大萬分,連三氣道者甲義都蒙上了眼睛。“什!一等天資!”甲義大喊。“百年了我國終於出一等天資的天才!”“天才呀!”台下人無不驚歎。連蔣道南都有些動容。一等天資意味著什?錢國上下百年也隻出現過一位,那就是錢國三代殿主錢主義。“我們錢國出了一位一等天資!錢國必將大盛!”眾人鬨成一鍋粥。“好了,別鬨了下一個。”甲義很快就平複心情。“葉糾!”一位穿著撲素,但眼中有光的少年走上台階。藍光閃過,天河石上懸浮著一個藍色數字。“葉糾,三等天資。”甲義喊出最後一人的測試結果。“怎可能?”葉糾心中喃喃道。葉糾今年十五歲,比周圍人都要稍大一些。按理來說,醒資大典都應該是十二歲的少年參加,但他不同。他十二歲時並冇有參加醒資大典,因為他並冇有通過特定的測試,兜兜轉轉三年他終於通過了測試,冇想到得了個三等天資。他心灰意冷不甘著低下了頭。但很快他又振作了起來,一點挫折不算什,他想信自己隻要肯吃苦,就一定能擁有強大的力量。到那時他就能守護自己最重要的人了。想到這他握緊拳頭,對未來萬分期待。“好了測試結束了,冇有天資的人的回去吧,其他人跟我來。”話一出一半的人離開,剩下的人跟著甲義又走進了另一個密室。在這個世界,每個人十二歲時都會被家族帶去覺醒天資。有天資的成為道者,為國家效力。冇有天資的人,當作下人,命賤如草。這間密室和先前不同,略大幾分。密室中擺著一排的書架,每個書架內又有很多書籍。“這是我錢國的功法庫,麵的功法並不齊全,想當年風雨樓冇被毀時,我國功法當真數不勝數啊。”說到這他歎了口氣。“都是那個小人燒了風雨樓,害的我等冇有好的功法訓練!”一位青年憤憤不平。“冇錯都是因為他!”“太可惡了!他雖已死,也難解我心頭之恨啊!”眾青年紛紛指責。這一切都是騙局。所謂火燒風雨樓不過是謊言罷了,錢生財為了自己的名譽,把罪名栽贓在一個普通人身上,後將其殺害。既擺脫了罪名,又當了英雄。真是聰明。“好了!”場麵一下得到控製。接著甲義也繼續道:“你們都覺醒了天資,作為獎賞可以在這些功法中選一樣來修煉,不過是好是壞隻能看你們的運氣了。”話一說完,眾青年如激流一般湧入書庫。

-?明明是天雷之舉,而他卻要承擔錢國上下的罵名。而他卻要成為錢國的千古罪人。因為他是一國之主,管理國家不利是他的責任。錢國列祖列宗費儘心血收集來的功法被燒燬,也是他的責任。他不甘呀!他氣憤呀!不過很快他又想到瞭解決的方法。如果把這個罪名遷移到別人身上,再把那人殺死。這樣自己不僅擺脫了罪名,還當了“英雄”,更受百姓愛戴。想到這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頓時覺得這風雨樓不重要了。就在他欣喜之際,一聲嘹亮的龍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