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小道徐也 > 第1章 入道

第1章 入道

太又回頭對小寡婦罵道:“好你個賤婦!我兒走不到二年,你就到處招蜂引狼。叫你找狗的間隙,居然還跟個道士蹭皮子。”小寡婦倒也不生氣,手撐膝蓋,緩緩站起來,拍了拍身上,慢慢說道:“娘,您瞅您說的什話,我招誰引誰了?”老太太氣哼哼地瞪了一眼小寡婦,冇理她。“我找遍了前街後巷也冇見狗影子,正巧碰到這位師父,心想興許他能給算出來,就請他給我算算狗去哪兒了,又冇脫衣服,怎就蹭皮子了?老太太想說什,張了一下嘴又閉...-

“天有仙罡,地有鬼煞,人魔混雜,凡間失道,陰氣蔽空,淤滯不散,天尊誨導,弗敢違之,既受法旨,下凡濟世……”“仙長,我就是問問我家狗去哪兒了?您這嗚哩哇啦說了一堆什我也聽不懂,能告訴我,我家狗丟哪兒了嗎?”一個身著綠襖,麵容俊俏的小寡婦略帶不耐煩地問道。“啊~是啊~”徐也回過神來,睜開了半閉陶醉著的眼睛,捋了捋三寸黑髯,不徐不疾地拾起小寡婦的右手,試圖辯解,“這位女施主不要著急嘛。”“仙長,我問狗去哪兒了,您攥著我的手乾什?”小寡婦打斷道。“女施主莫急,從你的麵相和掌骨自然可以看出你家狗的所在。”徐也用左手生疏地又捋了一下鬍鬚,右手熟練地攥著小寡婦的手撚來捏去。正搖頭眯眼,麵露得意間,遠處傳來一聲大喊:“把手撒開!”一個小腳老太太,拄著柺杖,小步疾速走了過來。來到近前,抬手就要拿柺杖打徐也,被徐也輕鬆躲開。老太太又回頭對小寡婦罵道:“好你個賤婦!我兒走不到二年,你就到處招蜂引狼。叫你找狗的間隙,居然還跟個道士蹭皮子。”小寡婦倒也不生氣,手撐膝蓋,緩緩站起來,拍了拍身上,慢慢說道:“娘,您瞅您說的什話,我招誰引誰了?”老太太氣哼哼地瞪了一眼小寡婦,冇理她。“我找遍了前街後巷也冇見狗影子,正巧碰到這位師父,心想興許他能給算出來,就請他給我算算狗去哪兒了,又冇脫衣服,怎就蹭皮子了?老太太想說什,張了一下嘴又閉上了,斜了小寡婦一眼,繼續沉默。小寡婦接著說:“您兒子是上門兒女婿,他自己命短先走了,老二吃喝嫖賭不著家,我是主動從孃家過來孝敬您的,吃的喝的供養照顧著,鄰街坊誰不羨慕您,怎就在您這兒我就落不得個好字呢?”老太太被問了個啞口無言,臉憋得通紅,喘著粗氣,大聲問道:“旁的不說,狗呢?”“這不正在問嘛,您先回吧。”“我不回去,我得盯著你,絕不許你做對不住我兒子的事兒。”老太太甩開小寡婦拖著胳膊的手,恨恨道。“行行,樂意盯您就盯。”小寡婦轉身對徐也說道:“仙長,這麵相也看了,手骨也摸了,我們家的狗在哪兒算出來了嗎?”徐也入定似的,閉眼微微抬頭,拂塵一甩,手掐口唸,不多時睜眼問道:“你家狗可是半人高,黃底白斑,鼻尖有紅斑?”老太太瞬間眼睛一亮,驚詫地問道:“師父真是厲害!這都能算出來?”小寡婦扭頭對老太太說:“我剛告訴他的。”這婆媳二人麵色瞬間暗淡,看似要發怒,徐也連忙再次入定,嘴還低低念道:“天尊旨意到,諸神左右靠,天將聽分明,速報我知道。”唸完口訣,徐也又行雲流水地做了幾個指上動作,唰地將拂塵朝西北方一甩,態度堅決地說道:“必在此方。”老太太對小寡婦說:“你去看看,我看著這小老道,廢話說了一竹筐,還占你便宜,找到便罷,找不到莫說錢不給他,我還要跟他拚了。”老太太說完瞪了一眼徐也,徐也也不鬨,找了個地方徐徐坐下,長舒中氣,盤坐如鍾。世事皆有原由,徐也究竟怎個來處?二十餘年前,徐府主人徐長受招隨巡撫江西的都察院左僉都禦史王守仁戡寧王朱宸豪叛亂,寧王勢大,且朝廷內部對寧王態度曖昧不清,知府徐長自感此去難全,攜夫人到正風觀求神保佑,並立下誓言,如若平安歸來,一定選個後代舍給天尊,侍奉香火。果然,戰後徐長雖然微有輕傷,但性命無憂。為了還願,徐長給道觀舍了大筆金銀,還將長子徐安軒剛出生不久的二兒子徐久年舍給正風觀,觀主中陽子收為關門弟子,賜名徐也,賜號玄少。正風觀清規戒條較少,主遵修身修性修行。克除惰氣,迎天而作,晨鍾暮鼓,開靜勿遲,止靜勿緩,謂之修身。滌盪濁氣,身歸心,心歸靈,靈應神明,謂之修性。而修行者,需正氣凜身,聚義於心,道法盈體,濟世度人,不可荒怠。經典道文徐也研習十年,得其義而不拘形,悟其真而不摘句,練武習兵又是十年。中陽子見他甚有道緣,刻苦用心,更是悉心培養,期待在自己羽化之後,將正風觀托付給他。原來,在一個月前,皇帝下旨,廣選天下知名道長真人,赴京研修,尋籙論經,專為皇帝尋找修仙法門,以及供奉長壽丹藥,嚴令凡選中者必須按時到達。中陽子也接到了召令,臨行前將徐也叫到跟前交代:“玄少。”徐也行禮道:“弟子在,師父有何吩咐?”“此次入京不知歸期,觀內大小事務暫由你來掌管,我已經吩咐你大師兄玄華協助於你,你心性尚浮,切記要沉穩行事。”“是,師父,弟子謹記。”中陽子從懷中掏出一把鑰匙,壓低聲音對徐也說道:“這是經樓地宮的鑰匙,你要放好,不得告訴任何人。”徐也湊近接過鑰匙,說道:“地宮?師父,觀還有地宮?”中陽子冇理會徐也的詫異和疑問,繼續說道:“地宮放著一件絕世寶物,也是我觀的鎮觀之寶,一件金器——道德鼎,是唐初皇家為了供奉其祖,也就是我道德天尊,以百斤黃金打造而成,鼎上篆刻銘文,傳至今日已近千年,此乃至寶之物,你要看護好,如若為師回不來,便由你傳下去,切記!”徐也聽罷,撲通跪了下來,說道:“師父,弟子怕難當大任,還是請師父挑一位師兄接替吧。”“如果你都看不住,以你師兄們的功夫和機智更難勝任了,那就是這件寶物的宿命了,你儘量小心就是,你去吧。”中陽子離開道觀的第三天,徐也打開地宮,看到道德鼎的瞬間,徐也目口皆圓,甚是驚異,歎道:“果然名不虛傳!”正是身纏滿龍滾波濤,腳掛瑞獸望天嚎,雙耳祥雲藏日月,金光燦燦好個寶。半晌,回過神來的徐也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無人,將道德鼎放回,退出了地宮。他卻不知,另外一雙眼睛也是剛剛離開。

-長,我就是問問我家狗去哪兒了?您這嗚哩哇啦說了一堆什我也聽不懂,能告訴我,我家狗丟哪兒了嗎?”一個身著綠襖,麵容俊俏的小寡婦略帶不耐煩地問道。“啊~是啊~”徐也回過神來,睜開了半閉陶醉著的眼睛,捋了捋三寸黑髯,不徐不疾地拾起小寡婦的右手,試圖辯解,“這位女施主不要著急嘛。”“仙長,我問狗去哪兒了,您攥著我的手乾什?”小寡婦打斷道。“女施主莫急,從你的麵相和掌骨自然可以看出你家狗的所在。”徐也用左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