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她美又颯,大佬把持不住淪陷了實力派賀明川 > 第151章 山雨欲來

第151章 山雨欲來

後麵走出來。“我朋友,陸照其。”她又轉向賀明川。“你看看衣服,你要的幾件我找出來了,其他的你看還要帶走嗎?”錢橙遞過來一個袋子,是陸照其的學長要的顏色。“我看看。”陸照其熟門熟路地往客廳角落的一個箱子奔去,從裡麵又挑了幾個小配飾。“對了,紅包前陣子發情了,你要牽好它,千萬彆讓彆的狗鑽了空子。”臨走前,錢橙叮囑陸照其,如果有發情的公狗,哪怕他被咬了都要把紅包抱起來。陸照其為難地試了試,紅包至少有二十...--

薑欣月這陣子確實忙。

最近有人在追她,她一邊應約,一邊又吊著那人的胃口。她很享受被追捧、被追求的感覺,這也就是她為什麼對錢橙的存在感到深惡痛絕。

要知道,在錢橙出現以前,她作為家裡唯一的女孩子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是獨一無二的小公主。

錢橙算什麼?一個鄉下丫頭罷了。

都不是薑家的人。

可是她堂哥一家,對錢橙的喜愛簡直與日遞增遞增,與她這個血統純正的薑家公主反而越來越疏遠。

長輩還會試圖一碗水端平,但到薑翊安這裡就完全不是了。

跟總部連著開了幾次開會,薑翊安在會上把她的彙報批得一無是處,一點不留情麵。

其實薑欣月並不想參加集團的會議,但她又想穩固自己在覈心管理層的地位,隻得硬著頭皮去聽這些她不清楚也不擅長的東西。

薑翊安的挑刺,讓她火冒三丈,現場又不得不按捺不發。最終她把這些賬都算在了錢橙身上。

她撼動不了她堂哥的地位,但不代表她動不了錢橙。

下午跟崔悅然見麵時,她心裡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Lara。”

“薑總。”

“許律”。

寒暄過後,劉思瑤坐在許言頌旁邊,默默地攤開合同和筆記本準備做記錄。

她今天過來打定主意做個背景板,學學他們之間溝通和談判的方式,也不失為一個收穫。

幾個人今天談的是公益項目裡的幾個小細節。事情雖小,但架勢不能小。

“這部分的成本會不會……”許言頌遲疑地指向一處。

薑欣月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眼裡的不屑一閃而過,自信滿滿道:“我已經努力把標準壓到十元了,這是個合理的價格,冇辦法更低了!”

見她這般,許言頌默默地把後半句“是不是太高了”嚥了回去。

十元錢啊!

城市裡很多上班族的早餐都到不了十元!

但薑欣月說一不二,加上容以集團出錢,麵子裡子都好看,崔悅然便冇在這個點上糾結。

要談的事情不多,不到一小時就結束了。

“許律、劉律,今天辛苦你們跟著我一起加班了。”薑欣月笑著把手裡的檔案理整齊遞過去,客氣道。

“應該的。”許言頌和劉思瑤兩人見這麼明顯的逐客令,想著大概自己在她們有些話不方便聊,便禮貌地提出離開。

“我回去整理下,週一把最終版發給薑總和Lara。”劉思瑤道。

“好。”

薑欣月目送兩人拎著電腦和檔案離開包間。

門關上,她隨意地跟崔悅然吐槽了幾句最近繁忙的工作,切入了今天的正題。

“聽說昂托的賀總跟錢橙在談戀愛?”

“有Lara你珠玉在前,他竟能看得上彆人!”薑欣月搖搖頭,輕啜一口咖啡,繼續道:“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再續前緣。”

“我跟賀總隻是在國外同學過罷了。”崔悅然猝不及防,摸不準薑欣月是什麼意思,冇敢多說。

“大家以訛傳訛,我們總不能挨個澄清。”崔悅然為難地往後靠了靠,“不過是一些流言蜚語,也就隨它去了。”“說的也是,”薑欣月看向窗外,可惜道,“賀總情路漫漫啊!”

“此話怎講?”崔悅然訝然,她從孫煦堯那裡一直聽說那兩人如膠似漆,賀明川為了陪錢橙,出差的頻率都降低了一半,讓不少人驚掉下巴。

“瞳畫遊戲,一個做擦邊球生意起家的小作坊,不提也罷!”薑欣月撇了撇嘴。

“薑總跟錢小姐認識?”崔悅然明知故問。

“談不上認識,她是我哥親戚家的鄰居,跟Lara你的緋聞一樣,傳來傳去說什麼的都有。”

崔悅然冇說話。這跟她瞭解到的不太一樣,她聽說薑翊安跟錢橙關係匪淺。她剛回來時不知道深淺,後來知道得越多越不敢輕舉妄動。

“賀家……應該不會同意,她的錢來得不體麵。”薑欣月道。

“瞳畫的遊戲做得不錯。”崔悅然麵色不變。

“現在不行了,他們開始裁員了。這幾年管得嚴了,不能像前些年一樣隨心所欲搞黃色,撐不住了吧!”

“有時候覺得蠻可笑的,賀明川這麼精明一個人,還有這麼不理智的時候。”

崔悅然聽著薑欣月半真半假地抱怨,沉默不語。

“Lara,你跟賀總很般配,”薑欣月誇張地歎了口氣,“如果你們能在一起,容以集團可以稱得上與昂托資本聯姻了!”

崔悅然緩緩抬起頭來,視線與薑欣月交彙。對方的眼神一改剛纔的溫和,變得銳利,直直刺穿她的心臟。

她心中不由得一緊,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麵而來,放在桌下的手指卻不由自主地蜷縮起來。手心的刺痛傳來,讓她從驚慌中回過神來。

回家的路上,她心跳得很快。

薑欣月的意圖昭然若揭,她想讓崔悅然取代錢橙,而薑欣月、甚至容以集團都會成為她背後的助力。

她不知道薑欣月和錢橙過去糾葛,也不想捲入她們的紛爭。

但她冇有辦法。

她必須是一個對薑欣月有價值的人。

拋卻感情的因素,一個五百強外企的亞洲負責人的身份,再加上容以集團的分量,也許……她可以放手一搏!

她艱難地閉上眼睛,隻覺得自己被逼著不得不往前走,按照薑欣月指向的那條路。

錢橙對即將到來的一切都無知無覺。

雖然付出去一筆钜額補償金,但後續的研發投入也省了下來。

方楠算了一筆賬,一進一出,她還算賺了。

這樣一來她覺得自己又可以了,跟孟從理熱火朝天地討論起了幾家製造廠商打樣的事情。這種事情一向是孟從理在管,錢橙隻看結果,倒也輕鬆。

但前陣子終歸心思太重,憔悴了不少,好在有賀明川花了大價錢的補品,勉強補回來一些肉。

林聽來找符遠塵的時候,見錢橙這副模樣嚇了一跳。

“我的寶!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失戀了?”

“有嗎?”錢橙對著鏡子左右看,她最近是瘦了一點,但那是因為她又重拾了健身這個好習慣。

不說彆的,她頸椎最近舒服許多。

“臉色灰暗,雙目無神,嘴角下垂,不像富貴之相!”林聽煞有介事地點評。

“什麼?!”錢橙現在聽不得這話,嚇得拿起鏡子又仔細端詳。

“我最近壓力好大!”她靠在林聽肩上,滿腹哀怨,最近把孩子嚇壞了!

“週末我去掛內分泌。”錢橙垂頭喪氣地摸了摸下巴上幾顆碩大的痘痘,許是壓力太大,她不光冒痘,這個月大姨媽也推遲了。

她想念去年“揮霍無度”下的鬆弛感了!--”錢橙和林聽麵麵相覷,兩人見紅包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哪裡還記得醫生叮囑了什麼,隻記得要戴上,不能讓它舔傷口。“明天去掛水,我再問問,兩三天應該就可以吧?”錢橙不確定地說。她看著傷口不大,很快就能長好。“明天林小姐跟你一起嗎?”賀明川問。“不了,她下午就走。”“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你一個人不好帶它。”“好。”錢橙這次冇有拒絕。今天已經實踐過了,她自己帶不了這個狗兒子。林聽在旁邊看著,覺得自己就不該來。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