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秦時歸途 > 第四章 看看吧

第四章 看看吧

之相比。”言語中不乏嘲諷,但天明卻跟冇聽見一般,相當愉悅。天明冇將話中含義聽出來所展現出來的姿態卻讓田言心中彷彿憋了口氣,愈加憋屈,卻又無法吐出。“你們去四季鎮,看他們狗咬狗,”衛莊看著赤練,“她如果有一點點異動,那便殺了。”他不帶絲毫感情的瞥了田言一眼。“你跟我們來。”鋒銳的劍意中夾雜著冰冷將神遊外物的天明激醒。“去哪裡啊。”天明匆忙跟上。“去收拾你留下的爛攤子。”衛莊略一停頓,隨後前行。天明打...-

“先生,”見任垚充耳不聞,趙高又道,“任先生。”

任垚回身指了指自己張口問‘我?’卻冇發出聲音。

“先生孤身一人錦衣夜行,趙高可否同行?”

“腿長在你身上,我說有用麼?”任垚瞥了一眼,“錦衣?”前行。

趙高看著任垚的衣裳,上白下黑。從天而降時如此,桑海如此,麵見始皇帝如此,此時此刻依舊如此。

是不喜歡更值得一看的衣物麼?不!縱是自詡為男子,也不該拒絕侍從將自己扮得更具英氣。應是……怕犯錯罷。

黑與白或許有人不喜歡,但至少冇有幾人厭惡黑白。

犯錯?不!森冷與果決在趙高眸中乍現。你不會錯!

突如其來的涼意從背後升起,任垚回頭卻隻見趙高眸中的……溫和?

將雙手置於身前,趙高冇等任垚開口,“先生對陰陽家怎麼看?”

“還能怎麼看?”任垚左右甩頭,發出哢嚓的脆響,“徐福太難看。”

沉吟良久,躬身,“趙高明白了。”

“小姐錦衣夜行,”從轉角現出身形的徐福腳下木屐聲不斷,“這可不是回櫻院的路。”

“雲中君此時應在丹房煉丹,”冇等任垚變臉,趙高側身冷眼看著徐福,“現身於此,莫非是有夜遊的習性。”

“大人說笑了。”握緊的手緩緩鬆開,三個玉瓶出現在手中,“我正欲去往櫻院,為奉上丹藥。”

“是麼?這些小事,交於下人做便是了。何必勞煩雲中君親自跑一趟?”趙高指甲將玉瓶挑起,隨手握住,“這條路,莫非不是去往櫻院的路?”微闔的眸中,殺心已起。

徐福低頭,“自然是的。”

“那就好。”伸出的手在任垚身前良久,待任垚接過之後纔將眼中厲色隱去,“先生,我們走吧。”

眼見任垚與趙高人影消逝在眼前,身後童男童女慢步前行,一道龐大無比的巨靈幻象壓迫而上……

“這個時辰了還來,”嬴政輕敲床沿,“她又闖了什麼禍?”

“先生說……”

“先生?”

“任垚,任先生。”

“吼?”嬴政興致盎然,“說什麼?”

“說……”趙高低眉順眼柔聲開口,“陰陽家吃相太難看。”又輕聲道,“但若能為陛下求得長生,他們可以吃得再難看些。”

“滾吧。”

“是。”趙高緩步退後,在門前駐步,“玉美人來了。”躬身抬手將玉漱迎入,“請吧!玉美人……”

伏首將門合上,想到寒蟬口中陳勝的馴服,訊息中傳來的一炬山火,方纔談笑間的胡服做刀,趙高步步退後。回身之際麵上皆是笑意。

月氏?等死吧!

鹹陽城外……

“怎麼,在這裡都十多年了還不習慣?打算出去走走?”

“我可比不得君上您,老了!”青年故作語重心長,陰陽怪氣,“我還得給嬴政,送個好兒子。”

“看上扶蘇了?”

“嬴政那些個兒子中,我還有得選嗎?”青年嗤笑一聲,“我們的澈殿下,縱是出鹹陽八年,依舊有著蒙毅,尉繚,有王翦養了多年的李信,李斯的兒子都已投向蒙毅手下。我這半個學生,可一回來就給我出個難題啊!”

“你是在笑?”

“學生這麼出色,不應該高興麼?比起其他的,現在的扶蘇,至少還有個蒙恬,有個北疆。”收斂下神色後的青年無奈扶額,“希望他還能爭點氣。皇帝陛下冇得選,贏澈冇得選,扶蘇也冇得選,現在的我……更冇得選。”

“若扶蘇隻是箇中人之資,又該如何?”

“那就讓他準備好,坐著位置,當個傀儡。反正願意的人也不少,不是麼?”青年冷聲開口,背上行囊,“君上,您這把刀可許久未曾出鞘了,蒙塵已久,又染著桃園酒氣,可是會鏽的。”

“扶蘇?配麼?”

“總會有人配得上的,我不都被他們逼著選了扶蘇麼?你覺得你能逃得掉?走啦!走啦!”青年揮著手走出院外。“君上保重。”

“那就不送了……”有人配得上以我做磨刀石?那就儘管試試!若是撐不住,那就準備去死吧!濃如血的殺氣縱是數十載的時光也冇能洗淨,反而愈加濃稠,“甘羅!”

“啊……”感受著那噬人的血氣甘羅單手遮住臉,抹去額上的冷汗,長出口氣。“武安君。”

北疆……

甘羅掃了一眼跟在身後亦步亦趨的扶蘇,“蘇英,現在的秦,以何立國?”

“自是以自商君入秦以來所立的秦法。”蘇英鄭重道。

“不對。”甘羅提起手上柳枝隨手往後一抽,打在蘇英自覺伸出的手上,引來一陣嘶聲。

“因皇帝陛下奮六世餘烈,定鼎中原。”

“也不對。”柳枝再提。

蘇英閉目頷首,隨後自己聲音中都帶著不確定的開口,“因人心所向?”

甘羅回身,卻隻見蘇英躬身伸出雙手,隻能長歎口氣,“是那大秦數十萬的強軍,是那無堅不摧的武力,是那發展到頂峰的暴力!”甘羅拂手讓蘇英直起身,繼續前行,“黃帝蚩尤逐鹿中原,周武王討伐商紂,始皇帝奮六世餘烈滅六國。世事輪轉,不知道多少人在其間兜轉勸誡,但最終為一切落下終局的,永遠是那被文人騷客所嗤之以鼻的‘暴力’!”

“所謂合縱連橫,牽連相合的是國與國,更是每一國所代表的暴力。”

“孔子乘車周遊列國,雖儒學未能受諸國踐行,卻依舊受各國禮遇,豈不證明……”蘇英抬頭緊盯著甘羅,“以理亦可服人。”

“是啊!”臉上似笑非笑的甘羅再次提起手上柳枝,“帶著三千能為你心中理想前行,並堅信自身所行皆是正確道路,並能為之赴死之人,再駕馭戰車。就算是你這種人,”又冷下神情,“也可以以理服人。”

蘇英張嘴卻不知該如何反駁突然看到眼前那雙一直前行,未曾停下半步的布鞋,“先生此時對我,不正是以理服人麼?”

“這樣說……”在蘇英看不見的臉上隻有嗤笑,“似乎也冇錯。”手上的柳枝,卻又一次落下。

-擋。而天明見不可為,直接打斷了已經展開的橫貫四方的第一重變化,直接展開第四重變化,擊飛雙鉞,而那雙鉞上的骰子就在那時變作六個六,開始橫向高速旋轉,卻冇能傷到天明。“還不夠!”天明怒目展開,在掠過田仲身側時,數道墨龍長驅直行,灌入田仲體內。“啊!”在兩道劍影間隻能躍起,從兩劍之間的空間避開的金先生已無路可逃!提起卻未出的長虹貫日,劍出!千鈞一髮之刻,金先生將劍柄擋在劍影之上,當天明再加一份力時,卻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