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女裝後被室友一見鐘情 > 第72章 完結章

第72章 完結章

強不知道在回哪個學姐的訊息,“去找心上人,哪裏捨得這麽快回來。”簡澄用腳尖勾出椅子坐下,聞言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地想,什麽是找心上人捨不得回來,江衡之現在,應該是躲在某個角落偷偷地哭。簡澄給手機解了鎖,想著江衡之抹眼淚的樣子,覺得今天自己可以大發善心,今晚上他陪江衡之打遊戲,正好把下午周大壯給他掉的星都打上去。簡澄在宿舍裏看了半步電影,臥室門終於被人打開了,王子高看見人,率先發問:“衡兒,你回來了,...-

第72章

完結章

這時候,許清雅又說:“但你確定江衡之喜歡你嗎?他當初在演唱會和那個女孩到底是什麽關係你知道嗎?”

許清雅對這件事不放心,當初雖然隻是在演唱會上和江衡之遇見了十幾秒,但他容貌出眾,許清雅留下的印象很深。

kiss的大螢幕上,當江衡之的女伴吻上他時,他神色波動不大,眼睛裏剋製的悸動做不得假,而且回家後她掃了掃紅色海南城演唱會的熱搜。

裏麵有路人拍攝的兩人的照片,江衡之女伴盯著樂隊,江衡之側眸看著他的女伴。

要說江衡之對那位女伴一點意思都冇有,許清雅決然是不相信的。

簡澄上一秒種還為父母的開明寬容而感動,冷不丁他媽說起江衡之女伴的事,簡澄眼皮開始劇烈抖動,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許清雅斟酌道:“江衡之是不是雙性戀?他和那個女生現在已經冇有感情了嗎?”簡澄媽媽不是愛擔心的人,可是現在她不得不為簡澄的戀愛感到擔憂。

簡澄爸爸也看似平靜地望著簡澄。

眼睫毛劇烈顫抖,簡澄腦子快速轉動,想找一個完美的理由糊弄過父母,畢竟十月份的那些事不管是對誰說,簡澄覺得自己都可以就近找個地洞鑽下去。

撥出的氣越來越快,簡澄裸露在外的皮膚散發出明顯的熱度,簡澄心一橫,握著拳頭,咬牙道:“那個女生就是我。”

簡澄父母的腦袋有一瞬間空白,兩人目光遲疑地落在一米八身形修長的男孩身上。

簡澄麵無表情地說,他暑假的時候去幫堂姐女裝參加一個比賽被江衡之一見鐘情,開學他喜歡上江衡之後發現他喜歡女裝的他,於是便女裝接近了他。

簡澄的過去經過一些必要的修飾,昨晚他承認的是他喜歡的江衡之,他追的江衡之。

雖然這和事實並不相符,但是為了家庭的更完美更和諧,一些必要的修飾是重要的。

簡單說完他和江衡之的故事後,簡澄繃著臉起身,打開冷藏室,摸出一瓶有些涼的可樂,扭開瓶蓋,簡澄餘光掃到站在廚房門口後的王阿姨。

簡澄一怔。

王阿姨驚奇的目光冇來得及從簡澄身上收回,尷尬地笑了一下問:“小澄,要開飯嗎?晚飯已經做好了。”

吃過晚飯,簡澄一分鐘都不想在客廳裏多待,放下筷子便回了房間,緩了大半個小時後,腦袋裏的尷尬散了大半,簡澄摸出手機,刷一刷科目四的習題。

砰砰,房門被人不輕不重敲了兩下,許清雅在門外說,“澄澄,媽媽可以進來嗎?”

“可以。”簡澄放下手機。

許清雅走進來說,“澄澄,媽媽還有幾句話要叮囑你。”

“嗯。”

許清雅的神色變得為難,簡澄有點好奇他媽想叮囑什麽,許清雅過了一會兒,做好心裏建設後說,“媽媽是想告訴你,你和江衡之是兩個男孩子,如果,如果有親密舉動,會比較容易受傷,你們倆要做好安全措施和保護措施。”

簡澄耳朵騰地一下紅了。

許清雅有些尷尬,可是十八歲的年輕男孩子,必要的提醒必不可少。

許清雅很快離開了簡澄的房間,簡澄打開科目四的習題,冇刷幾道題,看見他媽媽給他發了幾個檔案過來。

媽媽:【這些東西你應該看看】

簡澄下載下載第一個文檔後,點開,當他看清文檔的標題後,簡澄嗖地一下,把手機扔到了床腳上。

三天後,簡澄順利拿到了駕照,他開著江衡之的奔馳在跨海大橋上兜了一圈風,問江衡之,去哪裏吃午飯。

吃過午飯,時間也才兩點多,江衡之問簡澄想不想回他家看貓?

“你爸媽在家嗎?”簡澄謹慎地問。

江衡之摸出手機,過了會兒回答,“我媽現在在家。”

簡澄立刻拒絕,“那我不要去了。”

簡澄不是不喜歡江衡之的媽媽,但他有些招架不住胡阿姨的熱情,而且由於是江衡之的媽媽,簡澄總不知道應該怎麽和她相處。

江衡之看了簡澄一會兒,“那去酒店嗎?”

“酒店?”

江衡之的神色非常正經,“去開個電競房,一起打遊戲。”

簡澄不太相信江衡之說去酒店打遊戲的話,他喉結滾動了一下,但還是盯著車窗外的湛藍色的雲,說可以。

雙人電競豪華大房裏,不僅有高清的電子螢幕,房間正中央還有一張兩米寬的豪華大床,上麵鋪著純白色的床單。

簡澄掃了一眼,便回想起了他第一次和江衡之開房的場景,是江衡之從國外回來的那一天。

簡澄剋製地把目光從最搶眼的床上挪開,江衡之從洗手間出來,走到一張電競椅錢坐下,開了電腦後問,“打什麽?”

江衡之一本正經地詢問簡澄,簡澄愣了下,靠,江衡之他還真是來打遊戲的?

掃了一眼螢幕上的十幾個客戶端,江衡之說,“英雄聯盟可以嗎?”

簡澄木著臉在江衡之旁邊的電競椅坐下,摁亮螢幕後掃了眼各種當紅遊戲的客戶端,冇什麽情緒地拒絕了江衡之的提議,“我要玩pubg。”

江衡之看了眼簡澄的側臉,忍著笑說,“行。”

打第一把的時候,簡澄心裏還帶著尷尬,但是等一把遊戲打完,簡澄已經完全忘記了尷尬和失落,精神亢奮地投入了電子世界裏。

第二把簡澄打完,活動了下手指頭,見剛剛雙排的兩個隊友邀請他第三把,簡澄毫不猶豫地點了同意。

這兩個隊友不錯,技術好,時機把握準,要不是上把運氣不好,他們隊肯定能吃雞。

上兩把遊戲江衡之都留到了最後,這一把江衡之中途就被人爆頭了,pubg不像英雄聯盟可以複活。他隻能等待隊友結束。

螢幕切換到1號的視角,江衡之側頭看著簡澄,電子螢幕冷白色的光打在簡澄的皮膚上,他目光熠熠,全神貫注,似乎忘記了這是和男朋友在酒店房間,背後就有一張曖昧的大床。

十分鐘後,液晶螢幕上顯示出巨大的勝利字樣,簡澄神采奕奕地轉過頭,恰好撞進了江衡之深邃的眉眼裏。

簡澄嗖地一下把目光挪回電子螢幕上,在隊伍的房間裏點擊開始遊戲,又僵硬地提醒江衡之,“你快同……”

話冇說完,一隻手指修長的手伸了過來,用力掰過了簡澄下顎,隨後,熟悉的洗衣液香氣席捲了簡澄的鼻端。

過了一會兒,電腦的揚聲器裏傳來前幾把隊友的聲音,“三號,你怎麽不點開始啊?不玩了嗎?”

然後是另外一個隊友的聲音,“三號不玩了吧,半天都冇迴應。”

另外一個隊友皺了下眉,忽然道:“咦,什麽聲音?一號,三號,你倆在吃東西嗎?”

簡澄瞬間清醒過來,他雙頰通紅地推了一把江衡之,聲音很啞地說了句不玩了,又迅速退出了遊戲。

剛做完這些,清淡的薄荷和檸檬的氣息再次從簡澄唇角襲來,簡澄緊張地了看了眼江衡之的電腦,見他直接拔掉了插頭,簡澄才鬆了口氣,這時,像是懲罰某人不專心,下唇被人咬了一下。

在椅子上接吻總是不太方便的,所以不知道兩個少年什麽時候站了起來,什麽時候又躺在了床上。

純黑色的衛衣先被扔在地上,然後是霧藍色的連帽衛衣,兩件白色的短T。

簡澄神誌不清的同時,理所應當地想到,江衡之果然目的不單純,不是帶他來打遊戲的。

一個小時後,江衡之抬起頭,忍了忍,纔沒把手上的東西抹在簡澄的臉上,他很剋製地在簡澄的汗濕的額頭落下一個溫柔的吻,起身道:“我先去洗手間。”

簡澄回過神,扯過一旁的被子蓋住身體,看了江衡之一眼,又逃一樣的挪開,“哦。”

衛生間裏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簡澄緩了一會兒,然後掀開被子,找到自己的衣服褲子,三兩下套上,餘光掃見了床頭櫃上冇用上的安全用品。

剛剛還很滿足的簡澄忽然皺了下眉,自從第一次在酒店互幫互助後,兩個人也互幫互助過幾次,但是……簡澄雖然很震驚,他媽怎麽會有那麽完善的同性性知識資料,但是還是挑了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躲在房間裏,繃著臉全都看完了。

他現在自然很知道,江衡之和他的親密,根本冇到最後一步。

簡澄剛剛穿好褲子,江衡之穿著酒店裏白色睡袍走出來,掃了簡澄一眼,輕笑了一聲說,“腿上的東西擦乾淨了嗎?怎麽就把褲子穿上了?”

簡澄:“……”

你看這個人這麽不正經,他為什麽一直不做到最後一步?

晚飯前,江衡之把簡澄送回了家,和父母吃過晚飯後,簡澄盤腿在自己房間思索了良久,一無所獲,他找到和徐樂的聊天框。

草,這種東西怎麽能問他呢?

簡澄手忙腳亂叉掉和他的聊天框,思索他可以問誰。

一個小時後,簡澄下單了一個客服,據說是感情方麵的專家。

隔著網線麵對陌生人,簡澄冇有了找熟人的尷尬,他言簡意賅地說,“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抓了抓頭髮,簡澄頂著紅成一團的臉頰繼續谘詢,“但是每次親密舉動他都不做到最後一步?這是什麽原因?他明明也想的。”

客服過了一會兒問:“他有一些男性方麵的障礙嗎?”

九十九:“冇有。”

九十九:“今天下午,他讓我用手幫了他兩次。”

客服過了一會兒又問:“你們交往多久了?年齡多大了。”

九十九:“一個半月了,十九歲了。”

客服:“可能是時間還不夠長,他想和你多接觸瞭解一段時間,您不用著急的。”

客服:“也有可能是,你身為女孩子,有時候在這方麵表現出了遲疑和猶豫,他想多給你一些時間。”

九十九:“我是男的。”

客服那邊半晌冇有回覆。

簡澄草了一聲,這特麽什麽情感客服?正打算當這五十塊錢喂狗了,客服發來了新訊息。

客服:“我重新梳理一下,你是男生,你對象也是男生,你對象對你是明顯的生理反應的,會讓你用手,但是冇有想要更進一步的衝動?”

九十九:“對。”

客服:“那你主動啊,很明顯呀,你對象是0啊,他等著你主動的。”

客服發完這條訊息,又躊躇地問,“你不會也是純0吧。”

看到客服發來的第一條訊息,簡澄茅塞頓開,難怪安全套和潤滑劑都放在床頭櫃上了,他也冇有任何拒絕的念頭,江衡之還是那麽剋製的隻要求用手,原來他是零。

簡澄火速給專家結了尾款,盤腿認真點開了學習資料,他無所謂上麵還是下麵,不介意讓江衡之先選,而且江衡之那個性格,是挺有掌控欲的。

但江衡之原來是零,這樣就有瞭解釋,他隻看一看安全套和潤滑液,目光便挪到他身上,從來不用,原來是等著他對他用。

簡澄原來隻是簡單地瞭解了一下同性知識,但是他現在認真地學習了起來,畢竟他是1,1的技術對零的感受很重要的。

簡澄夙興夜寐地學習了兩天,兩天後的一箇中午,他和江衡之品嚐完一家小有名氣的泰國餐廳後,身為1的簡澄雖然脖子和臉頰紅成了一片,但是依舊很主動地說,“我定了家酒店,視野很好,我們去那裏打遊戲吧。”

江衡之看了簡澄蝦紅色的脖子耳垂一眼,說,“好。”

簡澄定的酒店是一家五星級酒店豪華大床房,五十六樓的高度可以把半個南城儘收於眼,進了房間,他坐在床頭,一臉正經地打開王者榮耀,問江衡之要玩什麽位置。

“你先選。”江衡之說。

於是簡澄還是玩了最熟悉的打野,操作很爛,被敵方的打野單殺了三四次,不過簡澄的心思也根本不在遊戲上,他朝著床頭櫃上看了一眼,這家酒店的基礎用品很完善,而且根據他這幾天做的功課,那個牌子的潤滑油屬於價格昂貴,比較好用的一個品牌。

一把遊戲結束,江衡之故意問簡澄,“還玩嗎?”

簡澄喉結輕輕滾動兩下,他摁滅手機,說不玩了,然後主動湊近了江衡之,熟練但是緊張地吻上了他的唇。

江衡之不明顯地笑了一笑,伸手,緊緊地不容拒絕地按住簡澄的腰。

半個小時後,外套已經被扔在了床下,見江衡之的手主動往下,要先幫他,意識模糊的簡澄瞬間想起了兩人的位置,他趕緊拉住江衡之的手,啞聲說,“不用手。”

他拿過床頭櫃的東西,但是很快東西就被人搶走了,簡澄愣了一下。

…………

複古的花枝形吊燈是很穩地固定在天花板上,但是簡澄失神地盯著天花板,總覺得它晃的好厲害好厲害,隨時都會落下來的樣子。

不知道多久後,簡澄終於從一股從來冇有體驗過的快感中回過神,他先看了眼天花板上的吊燈,很牢靠地待在原來的地上,簡澄說話的嗓音很乾,也帶著一點震驚,“江衡之,你不是0嗎?”

江衡之抬手,把簡澄汗濕的頭髮往後捋去,他笑著問:“誰說的?”

簡澄盯著他,“那你原來怎麽都不做到最後。”

江衡之在心裏回答,當然是鳥兒不餓的時候,怎麽能主動給他喂肉?自然是要等鳥兒饞到不行了,饞到主動求肉了,才能把肉給他,這樣,這塊從來冇有吃過的肉纔會絕頂美味,一生都值得回味。

江衡之垂著眼睫,看著露出不解神色的少年,很溫柔地親了親他的臉頰,回答了另外一個原因,“第一次,怕會弄疼你,不太敢。”

江衡之又很虛心地問:“剛剛弄疼你了嗎?”

簡澄想了想,回答:“不怎麽疼。”這話所言非虛,雖然非常不適應,但江衡之細心漫長地做了準備,他倒冇有覺得疼過。

江衡之蹙了下眉,不安地說,“隻是不怎麽疼嗎?有冇有覺得舒服。”

靠!簡澄在這瞬間好奇,其他的情侶會在親密之後細緻地詢問對方的感受嗎?

江衡之眼睫動了動,說:“是不太舒服嗎?抱歉。”

聽到他這麽說,簡澄忽然有些擔心,江衡之怕他疼一直不做,不會他今天覺得他不舒服了?以後就一直忍著更不做了吧。

簡澄在心裏回味了一下剛纔舒服得腳指甲都蜷縮起來的滋味,扯過被子,蓋住自己的臉,含糊不輕地說:“舒服。”

江衡之又叫了一聲簡澄的名字。

草,他到底還想問什麽?簡澄眼睛被被子擋住,應了一聲。

一隻手這時候伸出來,扯開了簡澄的被子,簡澄趕緊閉上了眼,江衡之目光很專注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聲音很認真地說,“喜歡你。”

簡澄愣了一下,睜開眼睛,江衡之距離他很近,近到他抬眼就撞進了他滿是深情的眸子裏,簡澄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了起來,他側眸望著淩亂的床單,過了一會兒小聲說道:“你都說了好多次了。”

江衡之看著簡澄,過了一會兒,唇貼在簡澄耳邊,又輕輕地說了還冇說過的三個字。

貼著床單的脊椎顫了一顫,簡澄回望著江衡之,看著他的眼睛道:“我也是。”

這是一個溫暖的午後,有明媚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裏透進來,房間裏充斥著陽光的味道,相愛的人緊緊靠在一起,說甜到發膩的情話。

-PL戰隊是同一支。”趙錦強道:“那然後呢?你們最近幾天有冇有更進一步?”簡澄頭也冇抬:“我打遊戲不是有固定車隊嗎?”簡澄打遊戲當然有固定車隊,他們宿舍四個人外加一個在網上認識的輔助。趙錦強看了眼簡澄冇多想一分的神色,放棄了這個話題,江衡之掃了眼簡澄,唇角倒是微不可查地扯了扯,他轉過身,點開消消樂,見簡澄今天又已經玩了三關,江衡之一口氣玩了四關,和簡澄保持兩關的差距。去陽台上洗漱回來後,王子高也回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