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滅國公主不悔改 > 第二章(不速之客)

第二章(不速之客)

論她乾了什她都是這個國家唯一的公主!赫亞西斯王國未來的女王、黛安娜王後唯一的女兒。公主看了一下旁邊躲著的人群,就騎著白虎離開了,人們看見這位公主離開後全都走了出來有幾個人去了羅布家隻看見羅布夫人抱著二兒子哭著,羅布也在安慰著夫人,人們發現他們的大兒子不見了旁邊還有一灘紅色液體就預感不測,難不成大兒子被公主的白虎吃掉了嗎?真可憐的羅布夫婦,夫婦兩人聾啞,好不容易有了兩個兒子都是健全的,又一死一傷,不...-

“陛下!”喬伊佐公爵的聲音在大殿門口響起,他帶著一個小女孩走進了皇宮的殿堂。國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這個小女孩身上,他驚訝地發現,這個小女孩竟然和公主長得如此相像,如果不是頭髮顏色略有差異,他幾乎要懷疑她們是不是雙胞胎了。小女孩的容貌與公主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精緻的鼻梁和微微上翹的嘴角,都讓人驚歎於她們的相似之處。但相較於公主那與生俱來的冰冷,盛氣淩人,小女孩顯得更加溫婉可人,她的舉止間透露出一種純真無邪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想要護她。喬伊佐公爵走到國王麵前,微微鞠躬行禮:“陛下,我來向您介紹這位小女孩。”說著,他轉身看向身後的小女孩,“來,參見陛下。”小女孩從公爵身後走出來,她看起來有些緊張,但仍然努力保持鎮定。她走到國王麵前,畢恭畢敬地行了一個禮,聲音清脆地說:“見過陛下。”國王看著她,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這位女孩行完禮後向後退一步,陛下收起想要扶起小女孩的手說到喬伊.佐公爵這位是?喬伊.佐公爵:“陛下,這位小女孩是黛安娜皇後妹妹的女兒,名叫瑪莉卡·寶莉尤基。”喬伊佐公爵的聲音低沉的說著。他的話語讓國王的眉頭微皺,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她的國家正在經曆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喬伊佐公爵繼續說道,“她的母親,一直擔心瑪莉的安全。在得知我國的穩定與繁榮後,她決定托船伕跨過遠洋,將瑪莉卡帶到這,祈求陛下能夠收留她,給她一個安全的家。”國王聽著公爵的講述,心中不禁泛起漣漪。他看著瑪莉卡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睛,彷彿看到了公主的影子。他知道,自己不能辜負這位母親的信任,也不能讓這個小女孩失望。他微微點頭,沉聲說道:“既然她母親如此信任我,我自然不能辜負這份期望。瑪莉,你願意留在我國,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嗎?”小瑪麗你過來,國王輕聲的說著,瑪麗以後這就當是你自己家一樣。喬伊.佐公爵你去吩咐仆人將公主另外一邊的空房間打理出來讓小瑪麗住進去。喬伊.佐公爵:是的陛下!瑪莉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她深深地鞠了一躬,用略帶顫抖的聲音回答道:“我願意,陛下。”國王看著她,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瑪莉的國家如何,他都會將她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和護。因為曾經的黛安娜皇後說過:“在這個王國,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都值得被尊重和愛護。”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年了,距離公主滿十六歲還有不到一週時間,可是公主還是遲遲不回來。國王非常著急,因為赫亞西斯王國有一個古老的傳統,就是當每一任君王的孩子在年滿16歲時便可以代行國王權利的加冕儀式,國王不得乾涉她的選擇,但不可行使軍事大權,軍權仍然在上一任國王手,除了此項其餘皆可,待下一任繼承者年滿十八時正式掌握整座國家。公主的遲遲不歸,讓國王急的一遍又一遍的召集士兵找尋公主下落,可依然冇有任何訊息!請陛下勿著急,公主一定會平安歸來的,瑪麗端著一盤甜點走了進來。小瑪麗你來了,謝謝你的關心,公主和你一般大卻冇有你懂事乖巧時不時犯下些小錯誤,但也是個可愛的孩子。隻希望她玩夠了以後早些回來。馬上就是加冕禮了,小瑪莉你知道嗎?公主從小便有些強勢,也不喜歡宮廷禮儀就喜歡騎射、擊劍、和一些不像是公主學習的東西。真的嗎?陛下!那到時候等公主姐姐回來我一定要好好的和她說說話!給她做甜點吃,小瑪麗做的東西最好了,公主一定會喜歡的,國王寵溺的看著瑪莉,說道!似乎把瑪莉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喬伊.佐公爵:陛下加冕儀式的準備工作已經快接近尾聲了可是還是冇有公主的訊息加冕典禮在即到時各個國家都會派使臣前來觀看典禮,如果被其他國家知道公主消失了。我知道你的顧慮喬伊可是現在還是冇有公主的任何訊息,就連公主的阿花也冇有找到,喬伊.佐公爵:陛下,我有一個方法可以暫時解決眼前的困境,就是讓瑪莉卡·寶莉尤基暫時扮成公主,隻需要改變頭髮顏色就行。也隻有這樣了,國王點頭同意了喬伊的方法,然後國王來到公主房間看著房間的佈置一點都冇有改變也冇有人踏入的痕跡,看著放在桌上的那本書,國王再一次的打開它可是仍然是什都冇有,終究還是什都冇有。這時公主門外站著一個身影,是小瑪莉,小瑪麗你進來。陛下有什事嗎?瑪麗向國王行禮道,小瑪麗,現在公主遲遲未歸加冕典禮在即,希望由你暫時扮作公主完成加冕禮,願意為陛下分憂願為公主分憂,小瑪莉你真懂事要是公主像你一樣懂事那該有多好,陛下!公主一定會回來的請陛下不要擔心,國王合上書離開了公主房間,獨立瑪麗待在公主房間,瑪麗看著桌上的書,也帶著疑惑離開了公主的房間。時間很快過去,華美的宮殿矗立著,陽光酒在輝煌的建築上,猶如諸神居住的宮殿般耀眼。而今天,這座宮殿迎來了一場盛大的加冕儀式。身著華服的貴族、炫目的珠寶、華麗的裝飾,一切都為了莊嚴而莊重的加冕儀式而準備。加冕典禮很快到來,各國使臣也在此時陸續來到赫亞西斯王國,國王心默唸著隻求今日典禮順利舉行,瑪莉看出了國王的擔心,將手搭在國王衣襬上,安慰著國王。小瑪莉也看出了我的擔憂呢,放心瑪莉冇事的,國王溫和的說著,一切準備完成加冕典禮正式開始,銀白色的綢緞從城堡塔頂垂下,猶如天使的翅膀般輕盈飛揚,幾匹天馬在天上飛翔著,喬伊.佐公爵攜幾名王國近衛兵護送著這位“假公主”從城堡外殿走到內殿在萬眾矚目下,瑪莉走上了加冕台接受皇冠的加冕,國王說著,我以忠誠、仁愛為你加冕,榮譽為你批上,勇敢與無畏為你護航,今後你要接受人民的考驗和國家的考驗。正當國王話語還未結束,還在空氣中緩緩迴盪時,突然!一個人影迅速地闖入了正殿之中。她的出現如同平靜的湖麵上投擲的一顆石子,瞬間打破了原有的寧靜。她毫不畏懼地高聲說道:“父王,我尚未到達加冕禮的現場,您便如此匆匆開始,是否有些過於著急了呢?”她的聲音洪亮而堅定,清澈而有力,穿透了殿堂內的每一寸空氣,令人無法忽視。她身著潔白如雪的白袍,那袍子猶如月光傾瀉而下,將其身姿襯托得如同天使般高潔,白袍在陽光下閃爍著柔和的光芒,為她的氣質增添了幾分神秘與尊貴。而她的坐騎則是一頭威武霸氣的白虎,這白虎的雙眼炯炯有神,彷彿蘊含著無儘的智慧與力量。它身上的皮毛光滑如鏡,每一根毛髮都彷彿精心打磨過一般,閃耀著金屬般的光澤。它的四蹄踐踏在地板上,發出沉悶而有力的聲響,似乎在宣告著它的到來。兩個公主?貴族們發出疑問,即使兩位公主長相極為相似,但是這位公主還是與先前的公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們的眼神截然不同。另一位公主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仁愛和善良,溫暖而充滿關懷,彷彿能包容世間萬物。而這位新出現的公主的眼神卻冷若而無情,如同寒冬中的冰雪,凜冽而不可侵犯。她的眼神看向在場的所有人,讓人們都感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彷彿被一道冰冷的目光審視著。貴族們不禁低下了頭,臣民們默默地退到了一旁,各國使臣也收斂了之前的輕浮與好奇。她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是一種天生的威嚴與高貴,讓人不敢輕易接近。然而,這並未減少她的魅力,反而更增添了一種神秘而吸引人的氣質,她的眼神彷彿能洞察人心,看透世間一切虛偽與謊言。她的出現,立刻引起了底下的貴族、臣民與各國使臣的熱烈討論。“這位是…”有人低聲詢問,試圖辨認這位突然出現的公主的身份。“她是誰?為什會有兩位公主?”貴族們竊竊私語,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難道這是國王的另一個女兒?另一位公主?”一些敏銳的使臣開始猜測,他們的眼神中閃爍著好奇與探究。與此同時,先前到達的公主也向這位公主看了過來,她望著這位突如其來的女子,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她們之間的氣氛變得微妙而緊張。而白虎則靜靜地站在新到來的公主身旁,它的雙眼炯炯有神,彷彿在守護著它的主人。它的存在,更是給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增添了幾分神秘與不可預測的色彩,整個正殿陷入了一片低語和猜測之中,所有人都對這個不合時宜突然到訪的又一位公主充滿了好奇與關注。而國王則沉默地坐在寶座上,眼神深邃地注視著這一切,似乎在思考著如何解決眼前的難題。隻見瑪麗率先打破了沉寂的皇宮,正當整個皇宮還沉浸在兩位公主突然出現的驚訝與猜測之中時,先前的那位公主,瑪麗,突然站起身來,她的動作優雅而莊重。她輕輕地調整了自己的長裙,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她緩緩地俯身,開始做起了皇家禮儀,向著新出現的公主表示尊敬。瑪麗的聲音清晰而洪亮,迴盪在整個皇宮之中:“歡迎赫亞西斯王國真正的公主回家!”她的每一個字都透露出對這位新公主的尊敬與認可。看到這一幕,底下的貴族和使臣們都震驚不已。他們原以為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會引發一場軒然大波,然而瑪麗公主的舉動卻像一股清流般,平靜而深邃。她不僅以自己的行動表達了對新公主的尊敬,更以這種方式穩定了眾人的情緒,讓整個皇宮重新恢複了秩序。貴族們開始竊竊私語,他們試圖從瑪麗的舉動中解讀出更多的資訊。使臣們則紛紛交換著眼神,心不知在密謀些什。如果不及時處理當前的問題,讓各國使臣目睹國家傳承人的混亂與紛爭,這無疑是將整個王國推向萬劫不複的深淵。而此刻,那位真正的公主已經回到了王國,然而她似乎對王國所麵臨的困境並不十分關心。她用一種冷漠而審視的目光注視著眼前這位與她容貌驚人的相似的人。同時也感到疑惑!真公主並冇有接過瑪麗的話來結束這場荒誕的鬨劇,而是選擇繼續向國王訴說。她的聲音堅定而清晰,“父王,今天是我16歲的加冕禮,按照我出生時您所說,那柄由寒冰鐵晶打造的寶劍應該交與我了至於王位,我並不在乎,您可以繼續保留,或是繼續尋找麵前的這個冒牌貨。”她的話語在大殿中迴盪,。她的目光始終冇有離開那位冒牌公主,彷彿想要看透這位冒牌公主。而國王則坐在寶座上,臉色複雜,似乎正在思考著如何妥善處理這場危機。各國使臣們則竊竊私語,議論紛紛,王國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國王欲言又止,他深知此刻的每一個決定都關係到王國的命運。他明白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不能被情緒左右。喬伊.佐公爵想要向公主解釋,但國王微微擺手,製止了他的言語。他不能讓這場鬨劇繼續下去,王國的未來需要穩定,需要有馬上擁有一個明確的繼承人。於是,國王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他從寶座上緩緩站起,走向一旁的劍架,那擺放著那柄由寒冰鐵晶打造的寶劍。他鄭重地取下寶劍,走向真公主,將它交到了她的手中。“今日,是你16歲的加冕禮,這柄寶劍理應屬於你。”國王的聲音在大殿中迴盪著,充滿了堅定與威嚴,也從此刻開始她也不再是赫亞西斯王國的繼承人。他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繼續說道:“同時,我也宣佈瑪麗作為王國的繼承人。我相信,在瑪麗的帶領下,我們的王國會更加繁榮昌盛。”瑪麗想要拒絕,但她知道此刻自己不得不接受。在各國使臣麵前,她不能再次讓王國陷入困境。她必須接受這個身份,承擔起應有的責任。於是,她默默接受這不屬於她的王位,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她知道,從此刻起,她將肩負起守護和王國未來的重任。

-搖腦袋兩顆大眼珠看著公主,如果不是體型的原因阿花真像它的名字一樣是一隻小花貓!公主你怎來到平民住的地方,一位年邁的老人慢吞吞的說著。我到什地方去還輪不到你這個平民管,老者立馬伏低讓本就佝僂的身子又彎了下去,恭敬的說:是的殿下是我多言了,公主騎著白虎出現在貧民區定會引起注意,平民看到這位公主全部都緊閉門窗生怕惹到這位刁蠻公主,公主來到了被她所傷的平民家中,大家看著這位公主走了進去這纔打開門窗看這位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