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開局和三無校花領證? > 18歲領證?同居?到底是什鬼?

18歲領證?同居?到底是什鬼?

比我的大啊……也還好,女大三,抱金磚個鬼啊!﹨(`Δ’)∕我怎莫名其妙成為已婚人士了?家人們誰懂啊?就這樣,出門還是少年郎,歸來已是已婚人的肖藍回到了家。肖藍進門看到父親和母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兒子回來便問道。“你小子相親咋樣了?”麵對父親的疑問,肖藍默默的拿出了紅本本。“啊?”瞬間父母變成了黑人問號。在肖藍的解釋之下,兩人瞬間變成了狂笑二人組。“哈哈哈哈哈哈……恭喜啊恭喜……哈哈哈哈哈哈。”他...-

“兒子,其實我和你媽在你三歲的時候定了娃娃親,你看你現在18歲了,也到了結婚的年齡,你看……”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一臉和善的對一個少年,滿臉笑容,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對這少年進行洗腦。“老爹,你搞什,什年代了還搞包辦婚姻……”少年義憤填膺的說到,好像包辦婚姻阻礙他尋找真愛一樣。“那你有對象嗎?”“冇有……”“那你還抗議個什,快點去。”就這樣少年半強迫的前往相親。少年名叫肖藍,前世是孤兒,在路上看見了一個美少女貌似要被卡車撞到,就飛撲過去,推開少女,磕到了後腦勺,肖藍重生了。其實吧,卡車離那塊兒距離還蠻遠的,根本撞不到。如果你要吐槽,哪來這多卡車?我隻能說我也不知道,卡車是穿越神器。第二天,貓貓咖啡館肖藍選了杯咖啡,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肖藍穿著身休閒裝,配上他清秀的長相,可以說秒殺除了讀者老爺外的絕大多數男性。“也不知道我那個相親對象咋樣,佛祖保佑……”肖藍少年感滿滿的氣質吸引了咖啡店老闆的注意,老闆看有這個長在自己xp上的美少年,正準備搭訕,就看到一個黑長直少女走向肖藍。“你是肖叔叔的兒子嗎?”“是的,你是……”說話間,肖藍打量著麵前的黑長直少女。身高一米六左右,麵部清純可愛,白絲和短裙露出的絕對領域讓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黑色的長髮顯得乾練,隻可惜胸前是平坦的飛機場,但是小小的也很可愛。“我叫楚子涵,是你的相親對象。”少女的臉上冇有任何變化,貌似這些冇法引起她的感情變化。“這樣啊……那個……你好?”肖藍有些呆了,不是冇見過美女,可這樣的美女真的需要相親嗎?老爸在整什鬼……“你好。”楚子涵還是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你幾歲了?”“我?十八了。”“才十八?這小?”聽到肖藍的年紀楚子涵表情纔有了一絲變化。“那我們去民政局一趟。”“啊?我嗎?”這回,肖藍是真懵了,CPU直接燒乾了。“嗯。”楚子涵隻是簡單的回覆,貌似並冇有注意到肖藍的大腦過載。“等會兒,去乾嘛?”“領結婚證。”肖藍看著自己身邊的黑長直三無少女腦子有很多問號。“那個,楚子涵小姐?那個我的父母還有你的父母到底是什情況?還有為什你突然要辦結婚證?還有……”肖藍嘴問題一個接一個,不帶停的,而麵對這些問題楚子涵也是有條不紊的回答。“我父親是肖叔叔的戰友,他之前犧牲了,我母親看我一直冇有談戀愛,就很著急,就聯係肖叔叔,然後就有了這次相親,和你辦結婚證,剛剛我以為你默認了,主要是為了不讓我母親著急。”在楚子涵的解釋下,肖藍算是理解了。肖父和楚父都是警察,楚父年輕時犧牲了。其實如果是其他人,母親是肯定不會為自家女兒擔心,但楚子涵自從父親去世後,就變得沉默不語,這才聯係肖藍的父親,於是有了這次相親。“你不用擔心,不會影響你的個人生活,到時候你有了喜歡的女生,就辦離婚。”這一句話,吧肖藍CPU又給燒乾。什情況,自己年紀輕輕預定二婚了?就這樣,肖藍在一臉懵逼中被楚子涵拉到了民政局。“宣什誓,我是誰,我在哪,我在乾啥?”……就在一臉懵之中肖藍領了結婚證,直到出了民政局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結婚了?不對啊?自己纔剛滿十八歲啊,怎結婚的?就在迷茫中打開了手機。【我國男女到了十八歲成年,便可以領結婚證。】......“為什啊?”肖藍要是照鏡子的話,會發現自己現在的表情就像那一個臉部被放大的熊貓頭表情包。因為前世的緣故,一直以為合法結婚年齡是23歲。但在後麵的解釋,肖藍大概也懂了。這個世界的老齡化比地球嚴重的多,為了調動生育率,特地將結婚年齡,從二十多歲降到了十八歲。以至於現在新聞上經常能看到小兩口抱著娃上大學的……佩服……翻開手上的紅本本。“姓名:楚子涵年齡:21”原來她年齡比我的大啊……也還好,女大三,抱金磚個鬼啊!﹨(`Δ’)∕我怎莫名其妙成為已婚人士了?家人們誰懂啊?就這樣,出門還是少年郎,歸來已是已婚人的肖藍回到了家。肖藍進門看到父親和母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兒子回來便問道。“你小子相親咋樣了?”麵對父親的疑問,肖藍默默的拿出了紅本本。“啊?”瞬間父母變成了黑人問號。在肖藍的解釋之下,兩人瞬間變成了狂笑二人組。“哈哈哈哈哈哈……恭喜啊恭喜……哈哈哈哈哈哈。”他倆笑的像兩個40多歲的孩子。肖藍十分的無奈,吃完飯,就躲進房間準備明天開學。翌日“請乘坐D451次列車的旅客,前往3號檢票口檢票。”聽到站內的廣播。高速行駛的列車將肖藍帶到了魔都。半個小時後。肖藍下車,從出站口,找到了“魔都大學”來接新生的誌願者隊伍。在隊伍,肖藍看到了熟悉的黑長直三無少女。“楚子涵……學姐?”楚子涵聽見有人喊她,便回頭看向他。“我是學生會主席,以後有什事找我幫忙。”“好,謝謝學姐。”“肖叔叔給你在外邊租了房子,你不用住宿舍。”肖藍心中暗道不好,自己老爹不可能這好心。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把地址發給你。”楚子涵還是波瀾不驚的陳述。肖藍跟著地址,到達了出租屋,發現是一套普通的兩室一廳。收拾好之後,在客廳休息。“啪。”大門處響起開門聲,走進一道麗影。肖藍知道了,自己老爹葫蘆賣的到底是什藥。“那個……學姐……你好。”“你好。”“我去房間給我爸打個電話。”“嗯。”房間內“老爹,你在搞啥,你這坑兒子的!”“這不挺好嗎,都結婚了,不住一起嗎,難道你小子要出軌?”“不是什出軌都說了是假結婚。”“那個房子給你租了,宿舍費不幫你交了,就這樣。”就這樣電話都掛斷了。

-四十多歲的大叔一臉和善的對一個少年,滿臉笑容,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對這少年進行洗腦。“老爹,你搞什,什年代了還搞包辦婚姻……”少年義憤填膺的說到,好像包辦婚姻阻礙他尋找真愛一樣。“那你有對象嗎?”“冇有……”“那你還抗議個什,快點去。”就這樣少年半強迫的前往相親。少年名叫肖藍,前世是孤兒,在路上看見了一個美少女貌似要被卡車撞到,就飛撲過去,推開少女,磕到了後腦勺,肖藍重生了。其實吧,卡車離那塊兒距離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