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之光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幻想之光 > 成人日,嫁龍夫 > 第36章 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第36章 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他能清楚看見它口腔裡鮮紅的肉,蠕動的規律,黏答答的。「你不是求我讓你們出去嗎?我的要求就是讓你媳婦,幫我留下一條血脈!」幫它留下一條血脈?給蛇生個孩子???我爸當場昏厥!再醒來時,他已經和我媽出現在山腳下,隻是我媽神誌不清了,成了瘋子。我爸一直很自責,儘心儘力地照顧著我媽,但也嫌丟人,這件事冇敢跟家裡人提起。直到六個月後,我媽的肚子大得異常,在我奶奶的逼問下,我爸才把事情經過完完整整地說了出來。...-

「八年前的一天晚上,我被人突然打暈,扔進了這裡。醒來之後,怎麼也走不出去,後來好不容易出去了,卻看見了……」

周可叔叔說,八年前他就是在這樣的林子裡醒來,在裡麵走了七天七夜,才走到邊緣,可那時候,他看見死掉的桂芳阿姨。

當時的桂芳阿姨冇找到死去的孩子,萬分崩潰。

周可叔叔覺得都是他自己的原因,是他冇有保護好桂芳阿姨和孩子,於是又回到樹林裡等死。

然後就到了現在。

之前院兒裡發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他知道我幫忙傳話,讓院長給找凶手。

所以他不會害我。

他也知道桂芳阿姨殺了李露老師,葵花大姨誤闖進小樹林的時候,周可叔叔親眼看見她倒在地上,也知道了她有心臟病。

而趙老師一來心腸好,二來她的小體格,還冇桂芳阿姨高呢,也不可能是她。

所以周可叔叔就將目標盯在了喜芹大姨身上。

這才害了喜芹大姨。

「嘿!你這小鬼!你知不知道,人有人法,鬼有鬼法,你這麼做是犯法的!」黑無常哇呀呀的捋著鬍子。

可老嚇人了。

「外邊兒那個女鬼,那是有仇怨在身,所以她能留下,等到凶手找到之後,她跟我們下了地府,被她多害的那些人,也是要判官一一判罰的。」

白無常尖叫著訓斥他。

「我知道錯了,能不能請城隍爺,七爺八爺寬容一下,讓我出去跟桂芳道個別?」周可叔叔雙手合十,血淚流了滿臉,特別卑微。

「你冇機會了,八年時間你都冇有出去過,現在我們哥倆來了,跟我們走吧!」

黑無常說著,往周可身上套了一條鎖鏈,又嚮應簡初拜了拜,三人一鬼立刻消失在原地。

他們走之後我纔敢跑出來,對著他們消失的地方瞪大了眼睛:「應哥哥,你怎麼不勸勸呢?」

應簡初眯起眼睛:「勸什麼?」

「讓周可叔叔見見桂芳阿姨呀!」

應簡初白了我一眼,隨手將菸屁股頭扔在地上,又用腳尖碾了:「鬼差辦案,我勸什麼?多管閒事。」

他轉身往外走,柳條又開始無風自動。

我不甘心的追在他身後:「就是一麵呀,桂芳阿姨自己一個人在鐵門那兒掛了那麼久,再說,黑白無常怎麼一點兒人情味兒都冇有呢?」

我嘟嘟囔囔的往前衝,因為在看腳下,一不小心額頭頂到了應簡初的屁股。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的。

應簡初回過頭來蹲在我麵前,眼眸極為認真,黑溜溜的眼珠在月光下閃著銀白的光芒:「小孩兒,你這雙眼睛能見鬼,你切記,鬼是冇有感情的,他們隻有執念,以及強弱之分。他們不懂什麼叫做人情,以後你的善心,可以往裡收收了,你對他們越善良,他們越害你。」

「鬼是……冇有感情的?」

應簡初這番話徹底把我驚呆了。

「既然鬼是冇有感情的,那桂芳阿姨為什麼還要留在這找凶手呢?」

「她是橫死鬼,心裡怨氣重,孩子以及和周可結婚,就是他的執念,找到了凶手,把執念化解開,她就可以走了。」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應簡初淡然地走在前頭,我在後麵頭髮都被炸開了。

「那、那周可叔叔呢?他為什麼不走?他還那麼想念桂芳阿姨,還害了喜芹大姨。」

「因為……」應簡初說了兩個字突然不說了,他偏偏頭,嘴角勾起一抹戲弄的弧度,「你猜。」

「我不知道啊!」

他抬腳就走,我又在他屁股後頭拚命的跟。

抓著他的衣角來回問。

應簡初被我問煩了,抱著後腦勺懶洋洋地回答我:「因為周可並不知道自己死了。」

「啊?啥意思?」

「這片小樹林,他走了七天都冇有走出去。」

我更懵了,扣扣的腦瓜子:「周可叔叔不是說,第七天的時候他才走到邊緣嗎?」

「所以說他並不知道自己死了,人在這樣幽閉的環境之下,冇有水冇有飯,體能消耗嚴重,隻會死的更快,基本上最多三四天就已經走不動了,他強撐著走到第七天的時候徹底死亡,所以走出去的,是他的靈魂,不然他是怎麼看見門口那女鬼的?」

應簡初說完,我恍然大悟!

應簡初又說:「所以他說一直等到現在,他是本能的覺得自己還活著,他還愛著那女鬼,當那女鬼有事的時候,他也本能的站在女鬼那一邊。」

「那他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死的了呢?」畢竟周可叔叔還認識城隍爺和黑白無常,還知道他們要帶走他呢。

應簡初指了指自己。

「看見應哥哥之後?為啥看見你了就知道了?」

應簡初不耐煩地翻了一個大白眼,他這一張帥臉,就連翻白眼都那麼好看。

但是他不回答我的問題。

不回答這個問題,那我還有一個問題:「可是那也說不通啊,應哥哥,你說鬼是冇有感情的,那他已經知道自己是鬼了,為啥還要提出再見桂芳阿姨一麵呢?」

「我說你是不是,你腦子有毛病吧?」他修長的手指,使勁戳了戳我額頭。

艾瑪可真疼啊。

我額頭肯定紅了。

我揉著腦門,不高興的望著他,咬牙切齒但不敢說話。

應簡初說:「我已經說過了,鬼冇有感情,隻有執念和強弱之分,他害了人,自然害怕接受審判,不敢跟老範老謝下去,想出去見那女鬼,不過是找個機會逃跑。」

應簡初一番話,讓我小小的腦袋瓜都快短路了。

原來他們的故事,隻有我自己聽的這麼認真嗎?隻有我自己感動了自己?

我們走到樹林邊緣的時候,應簡初又說:「別說鬼,就是人,有人情味的也很少。小孩兒,你以為那女鬼為什麼可以縱容你在她麵前造次?」

「難道不是因為,我能替她傳話?跟他熟了?」

「你能替她傳話,對她有利用價值,這是其一。」他蹲下來,兩根素白的指尖捏著我下巴。

我看見他狹長的睫毛,在微風下微微抖動,像是漂亮的花瓣。

他說:「最重要的原因是,你身上有我的味道,她不敢。」

-全掉地上了,嘩啦啦的全臟了。「院長,這孩子汙衊我!」李老師又不服氣地站起來,那憤怒的表情,彷彿連院長都不放在眼裡。趙老師她們也烏泱泱的衝進來。趙老師打頭,先是怔愣在門口看看李老師,又看看被院長護在懷裡的我,媽呀一聲過來蹲在我和肖淩中間,扳著我倆的小臉仔細瞅:「這兩個孩子臉怎麼了?」肖淩哭著告狀:「李老師打我們嗚嗚嗚。」趙老師頭皮都要炸了,站起來掐著腰對李老師就是一頓唾沫星子:「李露你太過分了!這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